HANA.橙子菌

嗨呀大家好哇⊙∀⊙这里是橙子菌,今年初三~喜欢守望先锋和惊悚乐园!超级杂食几乎所有CP都吃!企鹅号1143387837上学长弧注意!扩列记得备注喔~

所以说我死都不要理桌子了!!!
为什么要清空我的桌面!!!(物理层面)
我的手稿啊!!!
厚厚一沓啊!!!
被丢掉了!!!
我的坑怎么填上啊!!!
嘤嘤嘤我写了至少有5篇了吧……而且是上学时候写的我已经记不起来具体内容了啊!!!




人间不值得啊不值得。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

选了元气满满的橙色!(虽然人家的色号叫冬柿XD)希望中考党们超常发挥!
也祝自己可以考上一中!


p3那句是老班发在班群里的!












PS:我把玻璃笔的笔尖写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坨龍  @十六或

你们的万年非酋橙叽出来诈个尸......

  ......dei,我今天才听说盲狙是个什么东西。
  于是就来作一波死。
  安徽卷游轮组(本命,yeah)
  上海卷叹封叹
  武汉卷亮青
  ......dei,缺梗,也许限定一下作文题可以逼(?)出一下脑洞?
  照例是中考完了之后再码上来......




【点文我没忘,真的没忘,在很--久--以前(比划)就写完惹。】

我......诈个尸......
从我妹存的头像库里找了一张临摹的一张叹......
大概算是完成度比较高的一张了
考完试应该可以用电脑扫描一下发出来
【顶锅盖遁走】

没错我又要鸽了【住口】

  还有将近50天的样子......码字肯定是没空了,但是应该还会有一点点时间逛lof。
  手稿会写,所以点文什么的可以尽情来(笑)
  啊说到点文之前那一篇的手稿已经完成啦~不介意看图片的话我就先拍下来发等放假再码字了(意念艾特小可爱)
  emmmm...又要鸽一段时间真是抱歉了【鞠躬】

摸鱼混更表示我还是爱守望先锋的23333画风经过了一些不可描述的整改之后终于回归正常,大概就是p6那个布妹咯还有最近画莫姨真的是越来越顺……【考试摸鱼是真的皮】【手机像素极差】

还有那什么有人去看头号玩家了嘛?猎空小姐姐真可爱哈哈哈哈

24粉点文!

我!不!管!我就要在24粉的时候开点文!【闭嘴吧明明是一直没有第25个小可爱粉你!】
CP随意!但是!有的角色非!常!不!熟!所以!尽量!点几个主角!如果有不熟的角色!抱歉!我!不!会!写!然后!最好可以提供梗!【脑洞缺乏】
还有!叹封叹!游轮组!可以开车!【划重点】【当然前提是我那小破车各位能看得上眼】





【为什么我要全程感叹号?】
【我怎么知道(摊手)】
【没人点就尴尬了(碎碎念)】

学步车!!!学步车预警!!!
是第一次开车了!!!
伍封学步车!!!
慎点!!!
【怎么办我好害怕】
【终于来到了向往的混沌邪恶】

【游轮组】独白

  •脑洞井喷的一周(3/5)

  •文不对题

  •大概是个斯诺单箭头觉的故事?

  •既不是刀也不是糖的脑洞产物

  •好像ooc了有点害怕

  •其实这篇YY的时候是漫画……因为画不好就写成文吧(说得好像你文写得很好一样)

  •开始吧?





  意大利,米兰。

  哥特式的教堂即使在晴朗的下午也显得严肃庄重,但熙熙攘攘的人群涌动着减少了些许清冷的气息。大理石的颜色只有黑白,尖顶上的镀金圣母像闪烁着迷人的光彩。135个尖塔像浓密的塔林刺向天空,将所见之人的思维引向对主的敬畏。

  米兰大教堂的前方是片巨大的广场,几乎所有前来朝圣的信徒们都会停下驻足凝望。

  这是个神圣的地方。

  广场边的草坪整齐而空旷,耳边只闻得白鸽的振翅和风的声响。封不觉坐在草地上,手指轻触着地面和草尖,他手边有一块全麦面包,鸽子盘旋起来,却迟迟不肯落下。

  果然是……格格不入呢。他抬手理了理深灰色的围巾,从他依旧平静的眼里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

  “哎……”他叹口气,回头用一种堪称不耐烦的懒散语调问了一句,“我说……小少爷,你打算用那种痴汉脸看我多久?”停顿一秒,他又摊手道:“哥知道哥帅,但你也要节制嘛,一天24h盯着本大爷的帅脸小心被闪瞎哦。”

  “我想看多久就看多久。”斯诺用一种小孩子生气的腔调回了一句,慢条斯理地换了一只手撑着下巴,又道:“我想……比起被遣送回国,你还是不在意这点儿视线的吧。”斯诺停了停,笑道:“况且乌鸦先生看起来也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啊~”

  “随便你吧……”封不觉应该用垃圾话呛回去的,再怎么样也该翻个白眼,但只是耸耸肩。他今天没那个心情。

  “嘛……说实话我还真挺意外的。”斯诺走到封不觉边上坐下,仰头看了看惊起的白鸽,复又问道,“怎么会想到来教堂?据我所知,乌鸦先生可是个无神论者啊。”

  “我想看看……我永远也去不了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封不觉少见地没有扯开话题,而是说了下去,“以及……问问我大概会掉到第几层地狱吧。”他又仰起头戏谑道:“就是在教堂边才找得到魔鬼啊~”

  “赎罪?”斯诺挑挑眉,似乎挺感兴趣。

  “哈……怎么可能。”封不觉的神色中有几分轻蔑,刘海的偏斜遮住了他的眼睛,“如果可以……我想申请再下几层。”说完好像还不尽兴,又补了一句:“嗯……就是万劫不复的那种。”他依旧耸了耸肩,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谈到“生死”这种话题时,他的语气总是平淡的像是在问“今晚吃啥?”一样,或许……关于晚饭的问题可能还要严肃一点。

  “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了?”斯诺偏过头,似笑非笑地说,语气并不像是在询问。“这种事找你的马仔们查去啊,有什么好问的。”封不觉斜他一眼。

  斯诺沉默。

  他查得到,作为地下世界的王子,只要他想,没什么他查不到,但他不想。在关于封不觉的事情上,他不敢冒进,小心翼翼到畏首畏尾。

  他第一次体会到害怕失去的滋味。

  可笑吗?也许吧。

  毕竟他几乎拥有一切。

  撇开他巨大的情报网不提,斯诺本人的感觉也是十分敏锐。也许是因为封不觉在他面前从未刻意隐瞒过什么,但这种“信任”反而让斯诺惶惶不安。

  它究竟源于什么?“同类”间的信任吗?

  斯诺明白,“同类什么的只是说说而已,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对于封不觉,他终究只能仰望。现在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他努力地说服自己。

  甘心……吗?

  怎么可能,面前这个人……是封不觉啊。

  风再度袭来,斯诺凝视着封不觉散乱刘海下如止水般深邃的眼瞳。讽刺的是,在教堂之前他依旧能看到魔鬼依稀的獠牙和利爪。

  封不觉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回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斯诺看着他的风衣被风扬起,快步跟上。

  为你虚无缥缈的归宿,我愿舍弃天堂。

                                                                                             -END-

【封吞】一个鲨雕小段子(同居日常向)

  •脑洞井喷的一周(2/5)

  •18岁骁25岁觉

  •写这个的时候我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我不会开车呢……被吐槽到了开车点就戛然而止……

  •怎么办好可怕


>>

  “封!不!觉!”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天又是在马骏骁小朋友声嘶力竭的吼声中开始的。“干嘛啊?”封不觉端了杯咖啡坐在沙发上瞪着死鱼眼望着卧室的方向,毫不留情地吐槽道:“一米六你能耐了哈?又偷了哪路神仙的宝贝要来收了你封爷爷啊?”

  “我一米六九!而且还在长!不对这不是重点!”卧室里一阵响动表示我们的骁朋友已经快炸毛了,“封不觉你这个……混!蛋!”听最后那俩字儿的音量就想象出马骏骁有多生气。

  “矮~油~”觉哥从鬼骁的语气里听出了个中深意,立马换了一副贱搓搓的样子拿腔拿调地嘲讽起来:“腰又疼得下不来床了?要不要小爷来给你揉揉啊?”“滚!”两秒后马骏骁满脸通红地扯着睡衣挪到了卧室门口,吼道,“老子自己会走!”“都是成年人了脾气就别这么暴躁了嘛~”“要你管!”鬼骁白他一眼,恶狠狠道,“下次……下次我要在上面!”说完还用一种(自以为)凶巴巴的表情瞪着觉哥。

  封不觉愣了一秒,扫了他一眼,轻松道:“好啊。”言毕不等马骏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便邪笑着接道:

  “今晚女上位,你准备一下。”

                                                                                             -END-